专访亚投行副行长艾德明:国家越发达的时候,越要重视国内消费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9-15 06:18 查看数: 次浏览

专访亚投行副行长艾德明:国家越发达的时候,越要重视国内消费

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9月12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副行长兼秘书长艾德明出席首届HICOOL全球创业者峰会,并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专访。

受疫情影响,不少国家存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倾向,各国也都希望在国内建设供应链。对此,艾德明称,并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于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在他看来,供应链的转移更多是在地区之间,全球供应链的改变并不大,这也是各国在应对危机时的柔韧性表现,但这些都不会改变亚投行未来发展的大方向。

目前“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促的新发展格局”成为中国未来经济发展方向的主流。艾德明认为,从国际上大多数国家的发展经验来看,特别是当国家越发达的时候,越要重视国内消费,因为国内消费可能会发挥更大的作用。所以说“双循环”,实际上并不是相互矛盾的,相当于既重视国内也重视国外。

在亚投行第五届理事会年会上,亚投行首任行长金立群获选为亚投行第二任行长。对于金立群的连任,艾德明表示,“他是非常好的组织领导,事实上,亚投行成立时间不满5年,到明年1月份才正式5周年,这也说明我们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艾德明还表示:“创业成功至关重要的是选择正确的地点和支持性的环境,北京对于亚投行是一个完美的地点。我在约5年前搬来北京,很高兴可以将这个城市称作我的家。”他表示,北京国际机场是全球第二繁忙的机场,北京安全且稳定,初创企业可以集中精力应对市场风险和商业挑战。此外,北京聚集着一批优秀的大学,保证北京稳定储备着世界一流的毕业生和人才。他非常高兴创业者可以选择北京。

艾德明自2016年2月加入亚投行高层以来,负责接纳新成员等银行治理工作,以及银行与股东成员、理事会和董事会的关系等。在加入亚投行前的2010年至2015年间,艾德明曾是英国联合政府的发起人和高层之一。在英国财政部任职高级部长期间,他主导从英国公共部门项目里削减了一千多亿英镑的开支,在公共政策领域经验丰富。

新京报:因为疫情的影响,各国都有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倾向,各国也都希望能够在国家内建立完整的供应链,这样会不会影响到类似亚投行这样的多边组织发展?

艾德明:我觉得并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于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因为对很多国家来讲,他们主要的目的是希望资源来源的多元化,这更多是一种比较理性的对疫情的反应。这种多元化,实际上是包括多元化的资源来源,也包括资源间的相互竞争,这可能也是好事。因为对很多国家来讲,在确实经历了类似疫情这样的困难后,他们肯定会思考,以后怎样保证能同时从国内和国外的多种渠道来保证供应链的完善,这也是各国应对危机的一种韧性表现。

应对这种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倾向,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多边合作的方式。实际上,我看到的供应链领域的变化,更多是在地区内部的供应链转移,但全球范围内大的供应链的变化,其实并没有那么明显。

对于亚投行来讲,我们的投资重点是基础设施、气候变暖等,特别是那些服务于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我们认为互联互通好了,才有更多更好的贸易交流、人员交流、信息交流以及科技交流等,所以我们的核心业务就是促进互联互通,或者是投资地区间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我们未来的大方向其实不会改变。

新京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成为国内经济的新趋势。中国作为亚投行的主要成员国,这样的调整,是否会影响亚投行未来的发展?您觉得应该如何理解这一新的经济发展格局?

艾德明:因为亚投行是国际组织,并不会执行某个成员国的国家政策,所以亚投行的政策是不变的。当然,如果我们要在中国投资项目的话,可能会跟中国的新政策有或多或少的关系。但总体来讲,亚投行的战略政策和行事方式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不会受到某个具体国家政策改变的影响。

中国现在提出 “双循环”经济发展格局,根据很多国家几十年的经验来看,他们也都是这样的,特别是当国家越发达的时候,越要重视国内的消费,因为国内消费可能会发挥更大的作用。所以说现在讲的“双循环”,实际上并不是相互矛盾的,相当于既重视国内也重视国外。

对很多国家来讲,它重视国内循环,并不代表忽视了国外循环,这二者并不矛盾,只是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