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讲坛聚焦叙利亚乱局 专家分析中东地区反恐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6-08 05:47 查看数: 次浏览

  今年9月30日俄罗斯出兵叙利亚,对IS(“伊斯兰国”)、支持阵线等恐怖势力实施空中打击,20多天来成效显著,不但使持续4年多的叙利亚乱局再现政治解决的可能,而且促使地区反恐格局发生新的变化。

  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成功参与伊核问题谈判后,也将义不容辞地在推动俄美合作反恐和重启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方面,发挥建设性作用。事实上,在大国层面,中国与美欧的关系要比俄与美欧的关系优越;与地区相关国家如土、沙、约、伊朗和埃及等国的关系方面,都保持着良好的政治互信;即便与叙政府的关系也能做到坦诚相见。

  精彩语录

  定位“伊斯兰国”

  “伊斯兰国”不仅仅只是把国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而是要把“伊斯兰国”作为一个政权建立在全世界。这个组织在去年6月份强势崛起。从时代观念、意识形态、建国目标和实施手段方面都大大超过了基地组织。它的时代观念认为:当今时代又回到了蒙昧时代,即公元五六世纪,伊斯兰教出现以前的那个时代。这个时代的性质使得还要继续重新传教,这是每个穆斯林的职责。它的意识形态比基地组织还要极端——它要建立一个政府甚至国家来取代现有的中东国家的政体。

  恐怖主义四个“流”

  第一个是人员流:人员是从哪儿流到哪儿,通过什么渠道;

  第二是资金流:钱从哪来,是现款还是支票,或通过银行转账;

  第三是武器流:携带的武器是怎么流过去的,武器从哪来;

  第四是信息流:相互间的信息、命令的传递现在越来越多地采用了网络手段。

  过去基地组织还比较原始,派人通过邮汇、信汇等一些办法。现在都发生了非常大的改变,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在打击恐怖主义的时候我们始终要关注这四个“流”。

  总结奥巴马中东政策

  第一,坚决反对小布什的先发制人战争。第二,减少参与或者介入中东的战事。奥巴马主张要维持地区秩序的主导权,就用依靠代理人的政策——依靠美国在中东的盟友(中东的六个阿拉伯海湾国家几乎都是美国的盟国,还有埃及、以色列、土耳其)来推行或者维持美国主控的地区秩序主导权。这种依靠代理人的中东政策,对叙利亚危机的政治解决,空袭叙利亚跟伊拉克的IS,实际上都是被动应对,没有明确的战略计划和时间表。实际上,美国是放弃了地区秩序的主导权。这种状况在奥巴马剩余的一年任期内已很难改变了。

  俄罗斯早做布局

  在9月30日以前,俄罗斯就已经开始派遣军用设备进入到叙利亚,包括坦克、导弹、飞机、供军官居住的板房等。

  7月14日达成协议以来,俄罗斯和伊朗的沟通、互动非常密切。9月28日,在与奥巴马举行双边会谈时,奥巴马表态愿意与中东、伊朗开展反恐合作。在这时,普京政府要员和以色列总参谋部军情局和国情局的负责人会谈,组建了混合委员会以监督俄罗斯军事行动中对以色列的安全保障,普京明确表态:尊重以色列的安全利益。综上,正因为前面的准备工作都做完了,俄罗斯才发兵。可谓是处置得宜,谋定而动。

  土耳其打击IS首鼠两端

  其实土耳其的重点不是在打击IS,而是在打击国内的库尔德工人党以及防止地区的库尔德人建立独立国家。库尔德工人党在土的东南部,人口众多,影响也大,被土耳其政府和美欧国家定性为恐怖主义组织。库尔德是土耳其的第五大民族,有3000万人,土耳其非常担心它威胁执政党的统治。

  演讲摘要

  俄空袭叙利亚成效显著

  撬动地缘政治格局变化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名誉所长、上海高校智库上外中东研究中心主任 朱威烈

  从实际效果看,美国不派地面部队,在伊拉克仅靠缺乏训练、士气低落的伊政府军队,在叙利亚则坚持不与巴沙尔政府合作,两处空袭均进展缓慢,不但没有重创IS实力,反使IS的地区和国际影响越来越大。地区国家和国际社会也终于看到,在叙利亚的乱局中,打击以IS为代表的恐怖主义已是刻不容缓的当务之急,不解决这个主要矛盾,叙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中东乃至世界的和平与安全都得不到保证。

  俄罗斯战略意图明确

  俄罗斯战略意图明确。一是摆脱乌克兰危机爆发一年多来迭遭美欧制裁造成的政治孤立和经济困难。二是维护并巩固俄在地中海的军事存在。叙的塔尔图斯是俄在地中海唯一海军基地,俄这次军事介入后又迅速启动拉塔基亚(巴沙尔总统家乡)南面的空军基地建设。这两城均位于叙西海岸,军事意义明显,而且俯临正待开发的地中海东侧油气带,对俄的经济意义也很重大。三是俄自身的国内安全考量。俄境内拥有1800万~2000万穆斯林,占其总人口12%。IS迅速的地盘扩张和成员国际化,也是普京政府的心腹之患;最近IS明显渗入阿富汗境内并竭力蚕食塔利班队伍,已直接危及俄及中亚国家;叙境内已形成车臣人村,约有四千多人,大多来自俄高加索地区。这些因素叠加汇聚,是推动俄决心从源头剿灭IS的战略动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