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名代表联名提起这一议案,靶子是未成年人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3-13 19:24 查看数: 次浏览
30名代表联名提起这一议案,靶子是未成年人

在昨天的“部长通道”上,针对低龄未成年人保护过度、惩戒不足的疑问,最高检副检察长回应称,未成年人心智不健全,要严管厚爱,宽容但不纵容。 与此同时,“30名代表联名建议‘未成年人刑责年龄降至12岁’”的新闻也上了热搜。

30名代表联名提起这一议案,靶子是未成年人,网友却纷纷点赞

 

在公共舆论场上,有关罪错未成年人的责与罚,从不缺乏关注。

尤其是当下,未成年人犯罪的新闻频频见诸报端,例如今年1月湖南13岁男孩用匕首杀害同班同学的消息就轰动一时。更让人不安的是,根据现行诸多法律,未成年人即便犯下滔天罪恶,也有可能因年龄得到“宽宥”。而这,在一定程度上消弭了未成年人对犯罪的畏惧感。曾有14岁少年因盗窃被抓后叫嚣,自己“还能再偷400天”。

这些案件一次又一次刺激着公众敏感神经。“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吁请因而频频出现,但结果往往是在制度批判、情绪宣泄、辩论争吵中不了了之。

30名代表联名提起这一议案,靶子是未成年人,网友却纷纷点赞

 

有错当责、有罪当罚,为何“未成年惩戒”总是引发如此多的争议?

一方面,未成年人正处于人生的成长阶段,辨别是非、自我控制等能力较弱,法治、道德方面的认知也相对模糊,易受外界的影响。恰如最高检检察官童建明所言,罪错未成年人是社会的危害者,同时也是不良环境的受害者。另一方面,单纯的惩罚和打击对未成年人的消极作用明显,且容易造成“交叉感染”和重新犯罪。

也正因为如此,现行法律对未成年人司法定下了“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以及“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少捕、慎诉、少监禁”等原则。当然,这并不代表对罪错未成年人就只能“教育教育”了事。教育和惩罚之间的尺度,需要司法机关好好掂量。

30名代表联名提起这一议案,靶子是未成年人,网友却纷纷点赞

 

目前,社会上对此的讨论很多,但笔者认为,应该有这样的共识——宽不意味着“放人”,严不意味着“坐牢”。

很多国家针对未成年人的拘束性保护处分,包括训诫、安置辅导、机构矫正等多种形式。但在这方面,我国司法体系还有许多空白。拿政府收容教养制度来说,不仅法规、规章方面问题不少,承担这一功能的工读学校也面临一些窘境,如“招生困难”“师资缺口”“数量锐减”。有统计表明,如今全国仅有不到100所工读学校。

再进一步看,教育感化挽救罪错未成年人不能只由学校来承担,检察机关可发挥空间很大。此前,最高检提出将深化涉罪未成年人的教育感化挽救工作,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等。只是从目前来看,这些举措真正走出“试验田”还有很长一段路。

30名代表联名提起这一议案,靶子是未成年人,网友却纷纷点赞

 

争议不断,隐忧仍在,我们期待各方的探索成果固化为法律规范,以法治力量防止悲剧再次上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