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开放:海南前哨的“想象空间”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6-30 17:11 查看数: 次浏览

 
 
高教开放:海南前哨的“想象空间”  
 

“请到天涯海角来,这里四季春常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一首传唱度极高的老歌,激发了无数国人对海南的向往。

这里海景怡人、椰影婆娑,且长夏无冬,年平均气温22~27℃,是我国境内最受追捧的度假胜地之一。然而,正是由于长年注重旅游业、房地产业等,海南也被称为“文化荒漠”“教育洼地”。

不过,这一局面即将被打破。

不久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明确提出允许境外理工农医类高水平大学、职业院校在海南自由贸易港独立办学,设立国际学校。推动国内重点高校引进国外知名院校在海南自由贸易港举办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

高教开放的大门,正以海南先行模式迅速打开。

中外合作办学的“前哨”

在海南的发展史上,有过3次难得的历史机遇。第一次是1988年4月,海南建省、建特区;第二次是2010年,海南建设国际旅游岛;第三次是2018年,海南迎来自贸区自由港(以下简称自贸港)建设。前两次发展,海南在房地产业上倾注太多心力,换来的是成片烂尾楼与被破坏的海滩。

迎来第三次发展机遇,获建自贸港的原因,正是海南独特的地理位置。

从形状上看,海南是一个形似大鸭梨的岛屿,陆地总面积达3.54万平方公里,是我国仅次于台湾的第二大岛。它邻近粤港澳大湾区和东南亚,中国香港、新加坡两大国际金融中心,深圳、广州两大一线城市在侧,形成了“背靠大陆、面向东南亚”的态势。

由于海南是一个“独立单元”,未来采取的封关运作更便于实现。具体而言,实行的是“一线”放开、“二线”管住、岛内自由政策。封关后,国际与海南的海关将全面放开,而海南到内陆将设一道真正意义上的海关。“从长远来看,优质的资源引进海南,就等于引进中国,体现的是海南的国家价值。”北京某“双一流”高校教授陈鸿说。

虽然海南与上海、广东、天津等18个区域同设自贸区,但国家对海南的期待明显要高出一筹,这从海南自贸港被赋予的政策红利上可见一斑。

6月9日,中国民用航空局公布了《海南自由贸易港试点开放第七航权实施方案》,在海南自贸港试点开放第七航权,系我国在航权方面的最高水平开放。这又是怎样一种开放?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周光礼举例,我国内地城市的开放程度一般为三,如深圳等城市可以达到五。比如,一家韩国航空公司,在深圳只能申请到韩国首尔往返深圳的航线,而在海南却可以申请到不经韩国中转、美国纽约往返英国伦敦的航线。交通上的便利,极大地促进了人才的跨国往来。

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规则,境外高校跨国境、跨区域办学属教育服务贸易范畴。为什么内地较难吸引海外名校办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税收过高、办学成本过高,内地个人所得税的边际税率达到45%。而海南的最大优惠之一,就在于对鼓励类企业按15%征收所得税,最高端紧缺人才按15%征收个人所得税。此举甚至比粤港澳大湾区对境外优质高等教育的吸引力还要大。

“在政策上,我国其他省份目前是很难获批海外高校独资办学的,但对海南开了这个口子。国外高校想要来中国办学,目前海南是政策上最优惠的地区。”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海南大学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联合国际旅游学院院长王琳指出了方案中关于中外合作办学的最大亮点。

因此,此方案一经出台,海南便成为众望所归。有人认为,它将是2.0版本的综合改革试验区,并逐渐成为东亚地区最大的自贸港。

无论未来发展如何,眼下它即将打造为我国中外合作办学的“前哨”。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同样,海南的中外合作办学也不是今天才有的。

早在10年前,海南建设国际旅游岛时,就已经开始部署中外合作办学了。王琳眼见着一拨拨人来到海南调研中外合作办学,但开展了几年后,仍没有突出进展。“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如果洽谈双方的高校在海南都没有办学基础的话,一下子把一所高校落在海南,涉及师资、管理、校园建设、政府对接等诸多事宜,事实上很难。”

最后,海南将国际合作办学的任务交到海南大学,由该校作为中方代表,去寻找国际合作办学伙伴,最终在2017年诞生了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联合国际旅游学院。该学院也成为海南首个中外合作办学机构。

“并不是说没有办学基础就无法实现中外合作办学,只是受诸多办学条件和因素的限制,筹备的过程和办学周期会被拉长。”王琳补充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