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领航鲸救援行动与南海网报道组的72小时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7-12 09:01 查看数: 次浏览

三亚领航鲸救援行动与南海网报道组的72小时

>>>点击进入专题<<<

  “别了,丫丫!” 6月10日凌晨5点50分,搁浅三亚的领航鲸丫丫停止了呼吸,被宣告死亡,参加救援的人们向它做了最后的告别。

  搁浅,对于一头鲸来说,也许是最痛苦的死法。鲸鱼死后本应独自沉入海底,遗骨成为小型海洋生物的栖息地,这是它留给海底最后的温柔,这种富有诗意的逝去被称为“鲸落”。

  从发现到离去,尽管丫丫的故事如流星般转瞬即逝,但它与围绕它展开的接力救援被南海网报道组牢牢定格。

  一个突发选题

  6月8日是高考日。这天一大早,沙晓峰在赶往海南中学三亚学校的路上。他是南海网三亚站的新闻统筹,合理安排好记者的采访是他的首要工作,此外,他还要带头做好重大采访。

  当天,高考显然是最重要的新闻,沙晓峰和另外两名同事刘丽萍、马子涛也正分赴不同考点,做“蹲点”报道。“交警铁骑护送考生找准考证、师生考前呐喊助威、爱心志愿者烈日送清凉......”三人还琢磨着各自的报道内容。

  然而,突如其来的微信将三人的采访安排彻底改变。

  沙晓峰收到了一条微信消息,是一段视频和几行文字。“那是三亚天涯区宣传部的朋友发来的微信,一头领航鲸在崖州湾海域搁浅,边防警察与社会各界群众已联合开展救援。看信息的同时,我脑海中跳出的第一个念头是,去现场!”沙晓峰回忆道。

  沙晓峰立刻进行紧急报道应急安排:“丽萍,子涛,高考报道我已安排其他记者,你们立刻跟我会合!”作为一名资深的老媒体人,沙晓峰明白领航鲸事件的重要性,他第一时间呼叫南海网三亚站的精锐力量——向现场集结!

  途中,沙晓峰的电话打到发烫,从三亚市有关部门到负责现场救援的三亚蓝丝带海洋保护协会,从志愿者到海洋专家......

  与此同时,搁浅领航鲸被送到中科院深海所海上鲸豚救护平台,沙晓峰及时向对方建议,南海网优势传播力可以为救援提供帮助。

  在赶往现场的途中,沙晓峰播发了南海网第一篇领航鲸系列报道《三亚众多爱心人士接力 救助领航鲸》,报道一出便在社会各界引起广泛关注。

  采访困难重重

  面对突发新闻,再缜密的安排都会碰上各种各样的意想不到,问题还是来了:中科院深海所海上鲸豚救护平台“孤悬海上”,想要抵达必须从三亚半山半岛帆船港乘船前往。然而,深海所表示无法提供帮助。

  经沙晓峰紧急联络,终于得到救援队志愿者的帮助。

  “坐船?我会吐的!”刚刚与报道组汇合的马子涛愣住了,这个身高一米八几,肩膀壮实有力的小伙子能够扛着一堆厚重的拍摄器材翻山越岭,却唯独扛不住晕船。

  望着大海,现场就在前方,他默默地将几个塑料袋塞进了采访包。

  刘丽萍是报道组唯一的女性,平时干练的她不巧正感冒发烧,一边咳嗽一边冒着虚汗,状态非常不好。到达指定汇合地点,她强打精神,激励着大家:“开干!大家加油,拼了!”

  就这样,南海网报道组乘小船,经历剧烈颠簸抵达海上鲸豚救护平台。在现场,不同职业,相同爱心,共同目标的人们,组成的救援队已开始工作,大家将搁浅鲸视为朋友和伙伴,用心救助和守护。这一天,恰好是世界海洋日。

  救援人员冒着烈日在辛苦地工作,南海网报道组的成员们在一旁记录着珍贵的第一现场。  

  采访正在海里为领航鲸护航的潜水员时,为方便话筒收声,沙晓峰趴在高达40多度的围栏地板上,一手支撑着身体,一手拿着话筒;还“倘佯”在眩晕中的马子涛一边吐,一边扛着摄像机坚持拍摄;刘丽萍应对不太乐意“回复”的志愿者,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让他打开话匣子。

QQ图片20190709144354_副本.jpg

  报道组成员正在采访潜水员。受访者供图

  在三人的努力下,6月8日当天,南海网顺利取得第一手现场信息,并陆续播发了两篇主打文字的视频稿、10余张图片和5条手机短视频报道,全方位展现救援现场,还原事件经过。一则《一座城市的“善” 一场昼夜不息的救援》,更是将这场与时间赛跑的生命救援进行了深度剖析。

  报道组持续播报三亚各界对搁浅鲸鱼的人道主义救助,及时传播出一座城市善的表达、爱的接力。

  追踪再接再厉

  打赢首场漂亮的“战役”后,6月9日,领航鲸救援行动第二天,南海网报道组准备再接再厉。

  然而,当报道组再次采访救援进展时,却被相关单位拒绝,理由是“不方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