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大洪:2015年的中国网络媒体与网络传播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6-05 16:03 查看数: 次浏览

截至2015年底,中国网民规模达到6.88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0.3%,半

数中国人已接入互联网。手机网民规模高达6.20亿,有90.1%的网民通过手机上网,Wi -Fi无线网络成为网民在固定场所下的首选接入方式。[1]移动互联网塑造了全新的社会生活形态,成为中国互联网近年来持续夺目的景观。

中国政府在国际上高举“网络主权”大旗,在国内出台“互联网+”行动计划,成为2015年中国互联网产生重大和长远影响的事件。网络媒体争奇斗艳此消彼长的格局,网络传播的常态呈现和独特景观,再为2015年的中国互联网留下可圈可点的篇章。

2015年是“十二五”规划收官之年,中共中央在10月召开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上,已对“十三五”规划做出全盘规划,其中明确了实施国家安全战略、网络强国战略、国家大数据战略、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加强网上思想文化阵地建设,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等重大任务。这些在“十二五”期间已确立的战略,势必在“十三五”期间得到进一步长足发展。

一、“网络主权”大旗高举

由中国政府主办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2015年12月16日至18日在浙江乌镇举行,会议的主题是“互联互通、共享共治,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闵大洪:2015年的中国网络媒体与网络传播

此届大会原定10月28日至30日举行,但后来改为12月举行,主要原因是有党和国家重要领导人要出席。果然,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出席大会并在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而去年首届大会时习近平仅发去贺词,表明其对大会的重视程度有增无减。习近平提出以“尊重网络主权”为原则,建立“多边、民主、透明的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国内外都注意到世界互联网大会已成为中国搭建的一个新的外交平台,特别是习近平再次强调“网络主权”,就是希望这一原则能够成为世界多数国家的共识,打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所持的“网络自由”论。在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看来,习近平提出的以国家为主导的“多边”(multilateral)互联网治理体系与互联网诞生以来一贯实行的“多利益攸关方”(multistakeholders)的治理模式相左。

闵大洪:2015年的中国网络媒体与网络传播

围绕大会的举行,中美间充满了明争暗斗。FT中文网报道称:“本月(注:指2015年12月)11日,某大国驻北京大使馆邀请欧盟、德国、法国和日本驻华大使在北京开会,就几天后召开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相关情况进行交流。会上该国代表表示:中国政府特别重视这次会议,提前通过很多渠道传达了对各国政府代表团参加(会议)的愿望。据笔者了解,该大国在会上表明了自己“不参加会议”的立场,并就这一立场在会上与其他国家进行了“交流”。最后的结果是,除韩国外,发达国家政府代表全部缺席乌镇大会,甚至这些国家的那些真正世界级的互联网大佬也很少有人去参会,并且看不到任何妥协、折中的处理方式。”[2]由此可见,中美之间在互联网领域取得原则共识几无可能,相互博弈将是长期状态。

“网络主权”是中国一贯持有的原则立场和根本立场。2010年6月8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佈了第一部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部《中国互联网状况》白皮书。其中指出:“中国政府认为,互联网是国家重要基础设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內的互联网属于中国主权管辖范围,中国的互联网主权应受到尊重和维护。”这可以說是对“网络主权”原则的首次权威表述。自2013年以来,在全面推进“法治中国”建设的进程中,“依法治网、依法管网”自然成为中国互联网治理体系建设的强音。2015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初次审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草案)》,随后向社会公布征求意见。“网络主权是国家主权在网络空间的体现和延伸,网络主权原则是我国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参与网络国际治理与合作所坚持的重要原则。为此,草案将‘维护网络空间主权和国家安全’作为立法宗旨”[3]。在2015年7月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中,亦强调“网络空间主权”原则,規定“加强网络管理,防范、制止和依法惩治网络攻击、网络入侵、网络窃密等违法犯罪行为,维护国家网络空间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2015年8月29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九)》,对若干网络犯罪行为增加了新的条款,如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最高可处7年有期徒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