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个网络色情服务罪犯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3-11 19:05 查看数: 次浏览
中国第一个网络色情服务罪犯 

大学生吴代毅本以为通过在网上开办“会所”进行骗财骗色,上当的女孩不会报警,却没想到自己成为中国第一个利用网络招徕色情服务进行诈骗的犯罪者。而他骗财骗色之后却明目张胆地用特殊服务录像进行敲诈勒索,更是匪夷所思。

【中国大案纪实】中国第一个网络色情服务罪犯 女大学生被骗财骗色

 

2006年3月6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起奇特的在校大学生诈骗勒索案件。在众多骗财骗色的案件中,中国民用航空管理学院大学生吴代毅的手段并不高明,但却别具特色。这个尚未毕业的大学生竟然公开以在网上开办“会所”,招徕在校大学生从事色情服务的名义,不但骗取了大学生们的钱财,还以“特殊面试”的名义骗色,并拍摄了女大学生照片和特殊服务录像,对受害女大学生进行敲诈勒索。被判刑后,吴代毅竟然说:“这是一个浮躁的社会,很多人都在寻找获得财富的捷径,我就是利用了她们的这个想法。”

吴代毅不过是一只小苍蝇,那么,是什么让女大学生成为“有缝的蛋”?

屡遭挫折,老天为什么和我过不去

1980年5月,吴代毅出生在福建省建瓯县的一个农村家庭,父母都是大字不识的农民,所以他们把全家的希望都寄托在学习一直拔尖的吴代毅身上。从小父母总是不停地提醒他:“孩子,你一定要好好读书,一定要考上大学,一定要出人头地啊!”

为了供养吴代毅读书,父母起早贪黑辛苦劳作。老实听话的吴代毅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刻苦学习,成绩优秀,从不打架,为此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喜欢他。1999年7月,争气的吴代毅如愿以偿地考上了中国民用航空管理学院,全家人都非常高兴,要知道民航系统可是一个香饽饽啊,高兴之余父母又开始发愁,这学费也是“一级”的贵。

开学前,吴代毅独自一人带着父母东拼西凑的学费从福建千里迢迢的来到天津。同学当中有不少父母都是民航部门的,家境优越,出手大方,有的甚至开车来上课,而吴代毅却需要助学贷款才能维持日常生活。穿最便宜的衣服,吃最简单的饭菜,这种强烈的贫富差异深深刺激了吴代毅那颗自卑的心。

内心不平静的吴代毅只有埋头于知识的海洋时才能感受到一丝宁静和安详,付出总会得到回报,吴代毅的成绩一直不错,这也是让自己欣慰的地方。老师发现吴代毅身上具有山里人吃苦耐劳的精神,于是让他做了学生干部,吴代毅的自信逐渐在学习和生活中恢复,命运之神似乎开始垂青吴代毅了。

【中国大案纪实】中国第一个网络色情服务罪犯 女大学生被骗财骗色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在一次体检中吴代毅被查出患有乙肝,消息传开,周围的同学立刻退避三舍,见了他就像见了瘟神一样。愤怒的吴代毅在空荡荡的宿舍里疯狂地捶打着墙壁,嘴里咆哮着:“老天,你为什么这么和我过不去啊!?”

很快,系里的老师找到吴代毅,双方进行了一次严肃的谈话,校方希望吴代毅能休学治病,只要病好了,随时都欢迎回来。吴代毅听后,痛苦地说:“我想把书读完,我也想治病,可是,可是我哪有那么多钱来治病啊。老师,求求你,让我留下来吧,我会很注意隔离自己的。”老师虽然也很同情吴代毅的遭遇,但是为了众多学生身体的健康,吴代毅只能含泪离开了学校。

2002年春节之后,吴代毅从老家来到天津,因为肝炎的原因他不能在学校里上课,但他又不忍心告诉自己的父母。来到天津后,吴代毅离开学校在天津市东丽区租了一个小房子,开始打工挣钱治病。性格内向的吴代毅并没有多少朋友,工作之余,他便泡在网吧里上网聊天。在网络虚拟的世界里,吴代毅觉得自己好像获得了新生,所有的烦恼和压力都被抛到了爪哇国。

【中国大案纪实】中国第一个网络色情服务罪犯 女大学生被骗财骗色

 

后来父母还是知道了吴代毅患病的情况,为了儿子的前途,他们一咬牙把自家的房子卖掉,把吴代毅送到医院治病。整整休学一年半之后,吴代毅再次回到学校就读,他本来是99级的学生,回校后只好并入2001级上课。但勤奋的他并没有落下功课,而且在班上的成绩仍然名列前茅,并且,吴代毅还赢得了女生谭亚红的芳心。

2005年年初,即将本科毕业的吴代毅面临着两个选择,要么7月份毕业后找份工作,要么继续攻读研究生学历。很显然,吴代毅第一个选择是很难实现的,因为要在民航系统找一份工作,首先需要体检,吴代毅曾经得过肝炎,他知道自己体检肯定不合格。所以吴代毅把一切希望寄托在保送读研究生上,而且据可靠消息,学校已经把吴代毅列为重点的保送研究生的候选人之一。但是,2005年3月,学校保送研究生的名单下来了,吴代毅榜上无名,他内心更加愤懑,认为有人顶替了自己的名额。

吴代毅独自一个人扛着这些痛苦,他不敢告诉家里的父母,怕他们受不了打击。

初骗得手,虚假网上会所骗了女大学生

失意的吴代毅沉迷于网络中越陷越深,而与他同级的大学同学都忙着毕业找工作。女友梁亚红也在北京的一家大公司当了秘书,她常常劝吴代毅说:“代毅,你也老大不小了,别整天玩,找个好工作,然后咱们好好过日子吧!”吴代毅也想振作起来找个好工作,可是这时候连大学毕业证都没有,能找个什么像样的工作啊。

而女友在北京工作后,身边不乏优秀男人的追求,加上吴代毅不在北京,整天游手好闲,渐渐地与他若即若离。吴代毅着急上火隔三差五地往北京跑,却依然挡不住在女友心中地位的下滑趋势。

吴代毅知道,所有的人瞧不起他,正是因为自己既没有钱也没有社会地位。尤其要命的是自己的肝炎一直没有好利索,如果体检肯定不过关,吴代毅能够想到的唯一办法是贿赂体检医生让自己蒙混过关,但是,吴代毅手里哪有钱啊,为了给吴代毅上学和治病,家里已经把房子都卖了。

而此时,吴代毅几乎连在天津租住房子的房租都交不起了。为了能够找到一份工作,吴代毅不停地在网上发求职帖子,也经常上网聊天,因为在学校的网吧里上网是不要钱的。

2005年3月的一天深夜,吴代毅正在一个网络聊天室里聊天,突然在他的聊天窗口里打出的一则小广告引起了他的注意:“本人在私人会所里担任业务经理助理,现因义务需要现向社会募集特殊人才,男公关先生形象佳谈吐好,具有自信心,做过者优先考虑。小姐形象谈吐好,有客源有30%提成,另有3000/月车贴。在校大学生优先,月薪2~3万元。有意者带好个人身份证速来面谈。可兼职。有意电询张先生(不是美女帅哥勿扰)”

在网络聊天室里,这种司空见惯的色情广告比比皆是,但是这一次却让吴代毅看到了无限“商机”。吴代毅浏览网页时经常看到一些年轻的女孩跟网友见面时被骗财骗色的报道,也发现网上有一种类似“会所”的高级卖淫组织方式,以“高额回报”怂恿女子“入会”,然后以银行卡支付费用并收取“年费”。再联想到聊天室里的那些小广告,吴代毅的脑海里渐渐浮出了一个“完美”的行骗计划。

为了计划的万无一失,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吴代毅甚至冒充应聘者打电话进行试探,结果都差不多:先交照片,再交钱办会员卡,然后面试。吴代毅的思路逐渐清晰了,他决定把计划的目标锁定在高校女大学生身上,他认为现在的就业形势很紧张,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多的是,而女生有的比较单纯好骗,有的为了钱什么都干。

2005年3月的一天中午,刚刚从北京某大学毕业的北京女孩小云正在QQ里和同学聊得热火朝天,突然一个叫“北京儒雅帅商”的陌生人将小云加为好友,并问候道:“你好,聊聊好吗?”小云也没有拒绝,两个人很快聊了起来,他们聊到中外流行音乐,聊到了各自的学历及其爱好。

【中国大案纪实】中国第一个网络色情服务罪犯 女大学生被骗财骗色

 

交谈中小云感到这个“北京儒雅帅商”不仅善解人意,而且字里行间跳动着历练和沧桑。当小云得知对方是“一家文化传播公司的老总”时,崇敬之心顿起,小云不禁向“北京儒雅帅商”抱怨起了现在工作不好找,自己马上要毕业了还没找到工作。善解人意的“北京儒雅帅商”马上说:“我现在正洽谈项目,需招聘公关人员,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到我公司来工作,报酬很丰厚的。”

小云没想到天上真掉下了馅饼,单纯的她马上就相信了,问:“你们公司有什么招聘条件?不知道我符合不符合。”儒商说:“我们没有特别的要求,关键是形象要好,气质高雅,公关接触的都是有头有脸的成功人士,档次不能太低,所以我们要求必须是大学毕业生。月薪6000元以上,小费算自己的。”

小云正不知说什么好时,“北京儒雅帅商”留言说:“我下午还要开会,平时我都没时间上网,今天真是缘分啊,认识你我很高兴,当然也欢迎你加盟我公司,这样吧,如果你考虑好了,就给我的助手吴飞打电话,具体事情你们再谈,就说是我让你给他打电话的。”说完,北京儒雅帅商潇洒地送了一朵网络玫瑰给小云,离线而去。

小云愣了半天,看着QQ上的玫瑰和那一串电话号码,她觉得自己像在做梦又像是做了一回灰姑娘。而网络的另一端,吴代毅正暗自庆幸刚才自己的表演还不错,但他还拿不准小云到底会不会打电话给他。

吴代毅就像一个性能颇佳的搜索引擎,在茫茫的网海里搜索着一条又一条美人鱼。当天下午三点多,吴代毅的手机响了,心脏一阵狂跳的吴代毅赶紧冲出网吧,找到一个角落,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然后接通电话。

“喂,你好!是吴飞先生吗?”一个温柔的女声传了过来,小云终于打电话来了。

吴代毅压抑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说:“哦?你是小云小姐吧。我们老总已经把你的情况跟我说了。我现在天津出差,后天才回北京。后天下午我在珠海驻京办事处招待所,你过来和我见见面,咱们详细谈谈。”小云答应了。

第三天下午,小云来到招待所见到了这位所谓的“助手吴飞”,也就是吴代毅本人。吴代毅将子虚乌有的公司胡吹海侃了一通,小云当即对这个公司的实力深信不疑,暗自庆幸自己运气好。正当小云做梦的时候,吴代毅对她说:“我觉得你的形象气质都不错,完全可以胜任这个工作,更何况你还是我们老总推荐的人。为了以后发放薪水方便,你得办一个银行卡给我。你要没事的话,现在就去办吧。”

小云屁颠屁颠地赶紧出去办卡,办完后将卡交给了吴代毅,吴代毅问:“密码是多少?”小云老老实实地说了。吴代毅见时间差不多了,就对小云说:“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对了,我的手机没电了,能不能把你的手机借给我用用,明天我还给你。咱们以后就是同事了,你相信我,再说是老总找我,你们还认识,有什么不放心的。”小云拿出手机,还有点犹豫不知该不该给他,吴代毅一把抢过手机,向外走去,说:“再见,等我电话啊。”

吴代毅离开招待所后,心里一阵窃喜,他没想到事情竟然进行得如此顺利,看来这些大学生真是头脑简单得可以。第二天,吴代毅在QQ上又以“北京儒雅帅商”的身份出现,告诉小云往卡里存钱,这是必要的手续费。小云往卡里存了2500元。

后来小云几次打电话找吴飞时,发现他的手机号已经是一个空号。不祥之感顿时笼罩着小云,小云赶紧跑到银行查询账号,发现卡里的钱已经被提取干净。

吴代毅利用相同的方法先后又诈骗了几个女大学生,在获得甜头后,吴代毅决定玩点更高级的“游戏”。

特殊面试,艺术女孩被骗财骗色

吴代毅在自己的QQ好友中寻觅着下一个目标,2005年4月,他把目标锁定在了一个叫胡晓蝶的女孩子身上。胡晓蝶是北京某著名艺术学院学习表演的大学生,从小就喜欢看影视剧,并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走上银屏,实现儿时的梦想。她从外地考上北京的大学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拥有苗条身材的她,更加迫切地希望愿望成为现实。

胡晓蝶经常穿梭于各电影制片厂,希望有哪个导演能挑中自己,她还经常参加各种选秀活动,但常常被刷下来,每当失败的时候,晓蝶都拿超女们来鼓励自己。

吴代毅早在2005年3月的时候就和胡晓蝶成为了QQ好友,为了方便“工作”,吴代毅有好几个QQ号,和胡晓蝶聊天用的QQ名是“芭芭拉”,吴代毅扮演了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私企女老板。“芭芭拉”和胡晓蝶在QQ上俨然成了一对忘年交。

2005年4月8日,晓蝶告诉“芭芭拉”自己出去试镜又没成功。芭芭拉说:“你忘了以前我跟你说过的吗?现在要想混得好,背后没有人怎么行?尤其是女明星,几个没人捧。”晓蝶说:“我知道,可是我也不认识那些人啊。”

芭芭拉神秘地送上一杯咖啡的图片,告诉胡晓蝶说:“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你认识你想认识的人——会所。我们这个会所专门针对成功人士,会员的资产都在千万以上,你要是能到这个会所来,不但钱挣得多,你要是会来事的话,找个人捧你出名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晓蝶看着这些文字,沉默了,也有点动心了,但是也有一点犹豫,她敲出一行字:“是不是还有特殊服务啊?”

吴代毅明白胡晓蝶动心了,继续说:“我们这个会所对女孩子要求特别高,要的都是极品女孩,不但要长得漂亮还要高学历。我们的服务都是在私人别墅里,也有性方面的,这得看客人的要求。我们这个会所是绝对安全的,一般人都不知道这个会所的存在,只有那些顶级人士才知道,而且我们幕后老板也是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的人物。一般女孩想来还进不来呢,要不是看你和我的交情,我才懒得告诉你呢。对了,你也不要和别人说啊!”

胡晓蝶没有想到传说中的会所竟然让自己遇到了,她相信这个芭芭拉的话,但是自己去不去还得想想。芭芭拉欲擒故纵地说:“你这个丫头,跟你磨了半天嘴皮子还犹豫,你自己看着办吧。一会有个名人来,我得招呼他去,没功夫和你瞎聊。你要是愿意就打开视频,让我看看你长得够格不够格。”

胡晓蝶担心自己会失去这个“贵人”,赶快接通摄像头,出现在视频上的果然是一个美貌绝伦的漂亮女孩,吴代毅两眼直冒火,恨不得一口吞了她。

吴代毅将晓蝶夸了一顿说:“女孩在我们会所里,主要是陪吃陪喝陪玩,愿意的话也陪床。除了保底工资外,小费也不用上交。每个女孩平均每月都挣万元以上。会所不挣你们的钱,只是你办会员卡时需要交钱,等接客的次数够了后再交钱办卡。你留下你的手机号,我让助手小吴和你联系。”

下线后,吴代毅马上给晓蝶发短信确认,然后接通电话和晓蝶聊了起来:“你要想挣大钱的话,不上床是不可能的。有几个男人能当柳下惠,而且有了性接触也容易和客人拉近距离。你和我见面时,我会考察你这方面的,看你合不合格。”晓蝶沉默着没有说话。吴代毅继续说道:“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会所要求把过程录下来,领导要审查,并且还要拍数码照片给客人看。”

胡晓蝶终于决定迎接这次特殊的“面试”,吴代毅让晓蝶在她学校附近的一家宾馆订好房间,并且带上摄像机和数码相机。

2005年4月10日上午,吴代毅早早就来到了北京市东城区某宾馆附近。中午,一个高挑靓丽的女孩走进了旅馆,吴代毅尾随着她进了那个预定的房间,便出去转悠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后,吴代毅敲响了房门。

介绍完入会的情况后,晓蝶没有推脱便到浴室做准备去了,身裹浴巾的她如同出水芙蓉,吴代毅不禁心跳加速,如恶狼扑食般扑了上去。当然,吴代毅没有忘记用晓蝶的摄像机录了一段特殊服务情节,并且用晓蝶的手机拍了很多裸体相片。

吴代毅一边把玩着数码相机一边说:“你要留点钱,我回去给你办会员卡。另外,摄像机和手机我得带回去让我们的技术人员做一些后期处理。”晓蝶没有怀疑他的话,留下了1000元钱。

第二天,吴代毅又让晓蝶往一个账户汇款,晓蝶又汇了1000余元。过了几天,吴代毅在QQ上给晓蝶留言:明天上午马上往这张卡上打3万元钱,不许报警,否则我就将你的录像和照片公布到你学校去。

胡晓蝶这才明白自己吃了哑巴亏,她没有给吴代毅打钱,但她却也没报警。而吴代毅立即把胡晓蝶的数码摄像机和笔记本电脑送进典当行,当了3150元。

疯狂勒索,小苍蝇为何专盯“有缝的蛋”

得手的吴代毅不禁佩服起自己的“智慧”来,当他确认那些被骗的女孩碍于名声等因素一般不会报警时,决定继续玩下去,但他没有想到却把自己玩进了监狱。

【中国大案纪实】中国第一个网络色情服务罪犯 女大学生被骗财骗色

 

2005年4月20日,吴代毅又给胡晓蝶打电话,开口要价10万元,否则就把特殊服务的录像资料发到胡晓蝶的老师和同学那里,但是胡晓蝶并没有答应给他钱。

吴代毅却不依不饶了,之后,吴代毅从骗来的胡晓蝶的手机里查到她老家的电话,气急败坏的吴代毅把电话打给胡晓蝶的父亲说:“你准备点钱,有事问你女儿”。

胡晓蝶的父亲摸不着头脑,连忙打电话给女儿,在父亲的严厉追问下,精神萎靡的胡晓蝶才将被骗财骗色的过程告诉父亲,又惊又气的父亲考虑再三,连忙赶赴北京,带着胡晓蝶报了警。

吴代毅见胡晓蝶始终没有给他钱,也有点灰心了,他担心节外生枝,也不敢再继续纠缠胡晓蝶。

2005年4月27日,吴代毅从北京回到天津,他又开始上网钓鱼了,这次钓到的女孩叫“姗姗来迟”。这个女孩好像很缺钱,主动要求尽快见面,丝毫不忌讳性服务。就在吴代毅浮想联翩和女孩聊得起劲时,网吧里出现了几个警察,将吴代毅抓获。

被捕后,吴代毅对自己骗财骗色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但是,吴代毅供述的多起诈骗案件,因为当事人使用的多是化名无法查找,即使查找到的当事人,很多都对被骗的事实矢口否认。经过警方的多方调查,最后只能确认吴代毅4起诈骗事实。

2006年3月6日,北京市东城区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审理,法院认为,被告人吴代毅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编造事实,多次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并以公布他人隐私相要挟,勒索他人钱财,数额巨大,其行为侵犯了公民的财产权利,已分别构成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依法应予刑事处罚。被告人吴代毅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4年。

庭审结束后,面对记者的采访,吴代毅把作案动机归结于他受到的所谓“社会歧视”,导致心理失衡“我其实本来不想骗她们钱,但我把她们玩弄于股掌之上,有一种自我价值认可的满足感,我觉得我智商比她们高。”吴代毅冷笑着说:“这是一个浮躁的社会。很多人都在寻找获得财富的捷径,我就是利用了她们的这个想法。”

吴代毅被判刑了,得到了法律的惩罚,无疑大快人心。吴代毅不过是一只小苍蝇,可那些受害的女大学生在让人产生怜悯同情的同时不免让人心生恨意,大学生们成了被吴代毅之类苍蝇叮住的“有缝的蛋”!

让人叹息的是这几位在校女生,明知或至少料到所谓的“会所女郎”含有色情服务时,却“毅然”前往应聘,这种现象说明个别女生在价值取向问题上出现偏差。对于这些女生来说,只要能够获得较为丰厚的物质回报,那么以性作交易就不是一个羞于启齿的话题。

到底是什么让这些正处于最美好时期的女大学生成了歹徒叮死的“无缝的蛋”?是贫穷吗?显然不是,连数码相机和笔记本电脑都有的大学生能算贫穷吗?这几位女生并不缺钱,她们在学生中也至少是“中产阶级”,否则她们上当时又怎么能动辄给骗子成百上千元或者高档手机、数码相机呢?这些女孩的人生观让人难免困惑不解。

近几年来,北京法院系统审理了大量女网友被骗财骗色的案件,而那些被骗后选择忍气吞声的更不在少数。但她们大多有如下几个特点:一是聊天室的常客,不知这些年轻的女大学生在这里到底能得到什么;二是没有起码的辨别力和自我保护能力;三是经不起各种诱惑尤其是物质诱惑;四是缺乏珍爱自己的传统道德修养。

我们在谴责吴代毅之流的同时,还应该提醒那些为了金钱而不惜卖身的女孩,为了减少“有缝的蛋”的“产出”,还是应该从自身修养做起,否则可能会产生不只被勒索的可怕后果!

但是最重要的是,很多时候我们不能一味责备犯错的女孩们,而是要想想为什么犯错的女孩会有这样的选择?只有拉直了问号,吴代毅这样的人才能绝迹,才能还世界一个清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