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霸榜,口水歌洗脑——谁在控制音乐审美话语权?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4-03 17:40 查看数: 次浏览

近日结束的《歌手当打之年》第八期,在网络上遭遇网友两极化的讨论,被淘汰的歌手袁娅维,成为“当打之年”的第一个意难平。

歌手袁娅维,在业界被称为“技术顶尖、唱功全面、音域极广、技能强大的现场歌手”,选择了《I Love You 3000》和《我想》两首还未成为所谓的“大众流行”、但在各自圈层中都是爆款的歌曲,输给了若干流量型艺人。

不少知名博主都表示惋惜,甚至是愤怒。这也令人不禁质疑:现在的华语音乐市场到底怎么了?

日前,澎湃新闻联合综艺节目《我是唱作人2》进行的华语音乐市场生态调查视频在爱奇艺上线,采访了从业者、消费者、经营平台、媒体人等华语音乐市场链条的各个环节,通过不同角度的发声,发掘探讨当今华语音乐市场的痛点——谁在控制音乐审美话语权?

“称霸”榜单的粉丝经济效应 “成败皆流量”的路人口碑

视频中有人对音乐榜单的评价一语中的:“榜单更多体现的是热度,而不是质量!”流量时代把网络数据作为衡量明星商业价值的标准,粉丝们为了比拼销售额,为了“让榜单看着好看一点”,哪怕碰到“不好听”的歌,也不得不“做没有感情的打榜机器”。这样造成的后果就是,榜单上几乎都是流量的歌。

久而久之,自然就会引起路人对偶像、对流量歌曲的反感。其实很多偶像歌手,他们的歌不是不好听,只是登上了榜单之后,就显得没那么好听了,因为路人觉得是在“造假”“才不配位”。

因为身上带有“流量”标签,一些网友对王源唱作的歌曲存在很多“偏见”。在综艺节目《我是唱作人》第一季中,作为嘉宾的王源说:“如果歌真的不好听可以否定,但请不要因为我是王源而否定我的歌。”当这一节目第二季嘉宾阵容公布后,作为嘉宾的流量艺人张艺兴同样受到了偏见和质疑。

乐评人呆若木一表示:“原本应该按照人的喜好反应出榜单的流行度,现在通过金钱或者集资的方式,让榜单变成可以操控的玩具。”

被洗脑的短视频口水歌 不断复制的《学猫叫》

生态调查中显示,除了粉丝刷榜,短视频口水歌也被质疑是造成华语音乐生态失衡的重要原因之一。即使你从不主动搜索这些歌曲,它们依然会“想办法”出现在你耳边,而且“它们真的太洗脑了!”一方面,短视频平台变成了“打歌”利器,产生无数的“爆款”;另一方面,从短视频平台爆红的“神曲”,大众又会觉得有失创作水准。

调查中一位知名歌手经纪人表示:“现在专业性的东西没有那么容易被大众接受了,反而是一些比较市场化的音乐,大众比较喜欢。”

《学猫叫》是过去一年里火爆大街小巷的“网红”歌曲,然而就像乐评人所说,第一个做《学猫叫》的人是没有问题的,看到《学猫叫》再去批量生产“学X叫”,这种不断“拷贝+粘贴”的市场行为,才是短视频时代存在的问题。

抛开“短视频出身”的标签,一些所谓的“网红歌手”,他们是否就无法创作好听的歌曲?《我是唱作人》第一季节目请来了高进,第二季又请来了“隔壁老樊”,给他们展示作品的机会。之前大众更多只是在网络上听他们的歌,如今他们能够站在舞台,接受广大观众的评价,本身需要一定的勇气。

正如歌手李荣浩所说:“音乐没有好坏之分,不要再被误导,音乐只有你喜欢和你不喜欢两种方式。”

实际上,越来越多的华语音乐人开始重新审视当下市场存在的问题,希望打破偏见,推出更多优秀的歌唱力量。音乐竞技类综艺节目,在挖掘实力唱将、推出潜力唱作歌手方面,发挥着自身的优势。

网友注意到,《我是唱作人2》在嘉宾选择上依然延续第一季的多元化。张艺兴、郑钧、陈粒、GAI周延、霍尊、隔壁老樊、马頔、刘思鉴,既有所谓的流量、网红歌手,属于音乐小众圈层的歌手,也有乐坛前辈,还有新“声”力量。八种不同风格的唱作人站在一起,没有“热度”和标签,只有作品和舞台。

节目总制片人车澈在采访中表示,《我是唱作人2》希望让整个市场看到,华语原创音乐,有一些新的东西在涌动。“初音不改,新声未来”,节目制作的初衷,也成为业界对华语乐坛良性运转的期待。记者 于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