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透视 警钟长鸣:执法犯法必严惩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5-22 05:59 查看数: 次浏览

——对州纪委开展警示教育巡讲活动中通报的八起案例的透视二

田际胜

【案例】

案例一:吉首市公安局砂子坳派出所原教导员邹振华在2013年6月至2014年2月,“协助”吉首市边城国际大酒店内卖淫场所“边城休闲会所”经营,为该会所提供公安机关打击卖淫嫖娼行动信息,并每月从“会所”收取“协调费”1万元,共计收取“协调费”10万余元。2014年3月,吉首市纪委决定对邹振华采取“两规”措施。4月17日,邹振华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案例二:龙山县林业局里耶木材检查站原站长彭长胜在2012年9月,为不法商人李某某提供保护,致使李某某购买并非法采伐龙山县内溪乡双科村闽楠一株。该树是该县挂牌保护的古树名木,系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树龄280余年,活立木蓄积达7.12立方米,有湘西“楠木王”之称。2014年7月,在州联合调查组的精心组织下成功侦破此案。2014年7月,州监察局对彭长胜进行立案调查并采取“两指”措施,12月9日,龙山县人民法院以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罪判处彭长胜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万元。

【剖析】

执法者代表着社会的公平正义,是法律的模范守护者和忠实执行者,依法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行为是执法者的神圣职责,执法为民、执法为公、铁面无私、一身正气是执法者的品质特征和本质要求。然而,我们的执法队伍中却有少数人被拜金主义、享乐主义和极端个人主义所侵蚀,为了一己私利,漠视乃至践踏法律,走上徇私枉法、监守自盗、执法犯法之路,成了执法队伍中的败类,严重损坏了党和政府的形象。邹振华身为民警,却成了卖淫场所的“保护伞”;彭长胜身为木材检查站站长,却成了不法分子砍伐贩卖国家珍稀保护古树名木的“小鬼”和“内鬼”。受到法律的严惩,从执法者沦为阶下之囚,是他们必然的下场。

执法者犯法都有一个最大的心里优势:我是执法的,我有能力摆平关系。邹振华是一个有着21年警龄的“老公安”。 一方面,有固定的经济收入,但又希望“鱼”与“熊掌”兼得,私欲膨胀;另一方面,邹振华自认为身份特殊,见多识广,有背景,给不法场所提供公安内部行动消息、出面“协调”公安方面关系是不会有问题的。正如邹振华在认识材料中写到的:我认为酒店方面后台关系过硬,公安不会查进来,不需要协调什么,轻轻松松就可以赚一笔钱。正是这种胆大妄为的侥幸心理,使他铤而走险、违法犯罪。彭长胜作为林业执法人员,肩负着森林保护的大任,本应是与不法盗伐分子作斗争的坚强“堡垒”,却内外勾结、监守自盗,这同样源于他的有恃无恐、心存侥幸、私欲难填。他在认识材料中写到:我管不了自己的嘴,管不了自己的手,平时拿人家几包烟,吃几顿馆子,拿几百元的“小红包”,久而久之便习以为常;我过不了人情关,“老表”、“堂哥”等找我帮忙,我基本上都有求必应;我江湖习气重,朋友比较杂,对那些所谓的哥们儿,我也讲感情重义气,对于他们的要求,我基本上都给予满足。小节失守,大节不保。这样不讲原则、没有是非的执法者又怎能守住“关卡”、公正执法?!

【警示】

执法犯法,罪加一等。执法者必先守法,守法,其实守的是人身自由,是事业前途,是应得利益,是家庭幸福。执法者应常怀对法纪的敬畏之心,执法守法,不逾越、不侥幸。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田际胜)
(编辑:滕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