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圈的魔幻现实:主播身价过亿,十八线电竞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1-12 14:53 查看数: 次浏览

  电竞小镇:“下沉市场”的魔幻现实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杨智杰

  发于2020.1.6总第931期《中国新闻周刊》

  何尔鸿坐在喧闹的电竞馆第二排,仰头盯着屏幕,面无表情。

  他40多岁,看上去和这里格格不入。身边都是十几岁的学生,摇着应援灯,专注地看着台上正在比赛的网络游戏《王者荣耀》,看到精彩的操作忍不住惊呼,兴奋地和旁边的人交头接耳。何尔鸿看不懂比赛,比赛间歇的现场互动抽奖——这是他能“看懂”的环节。大部分人已经提前准备好摇手机,何尔鸿慢了半拍,举起手机对着大屏幕左上角的二维码扫了扫,但距离太近扫描失败。于是作罢,放下手机继续沉默地盯着屏幕。

  他不懂这些孩子的激动和亢奋,这对他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电竞能吸引更多年轻人和更多电竞团队来到这座长江边的小县城——重庆忠县。何尔鸿是忠县科技局局长,主管电竞小镇的发展。2017年,重庆市忠县提出打造电竞小镇,修建了三峡港湾电竞馆。“我不需要懂具体某一款游戏,我只需要从政府角度了解电竞产业就可以了。”何尔鸿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中国的全民电竞热潮,在一两年间突然被引爆,源于一场全球赛事。2018年,“英雄联盟”第八届全球总决赛(S8)中,来自中国赛区的IG战队夺冠。刚刚结束的第九届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9),来自中国的战队FPX再次夺冠。最新的好消息是,2020年的S10总决赛将落户上海。

  风口之下,地方政府纷纷“抢滩”电竞。上海提出建成“全球电竞之都”,北京、广州、杭州等地纷纷出台扶持电竞产业的政策,而一些游戏产业基础薄弱的三四线城市甚至更早抢跑,包括重庆忠县、河南孟州、安徽芜湖、江苏太仓、杭州下城区、湖南宁乡等一批县市,高调推出电竞小镇的开发计划。

  依托电竞实现地方经济转型,到底是一杯好羹还是一块烫手山芋?是风口还是泥潭?成了这些地方首先要搞明白的头号难题。

  小县城的大决心

  忠县是个100多万人口的临江县城,位于重庆中部,距离主城区180公里,没有高铁站和机场。外地人来忠县,要从江北机场搭乘两个半小时大巴。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忠县都是三峡库区的传统农业县,一直在寻求产业升级和转型,探索了新能源、资源加工、生物医药、智能装备等新领域。

  到2016年,忠县政府又看到了电竞的机遇。有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电竞整体受众规模达到1.7亿,国内电竞领域已获得27.2亿元投资,投资案例超过120宗。

  忠县选择这个新潮的产业,有些许“不得已”。忠县副县长李彬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忠县在三峡库区腹地,在“长江大保护”的背景下,一些传统工业受限发展,农业难以带动全县致富,传统文化旅游也反响平平。

  2016年起,国家密集出台有关特色小镇的政策,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建设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特色小镇,同时给特色小镇建设提供政策性金融支持。

  为了抓住政策红利,2017年4月,忠县对外宣布,将联合大唐电信投资14亿打造国内第一家电竞小镇,在长江南岸划出3.2平方公里,建设“三区六园”,即电竞产业区、生活配套区、滨江游乐区和赛事园、孵化园、教育园、装备园、体验园、科普园。

  忠县对电竞产业前景寄予厚望,县委书记赖蛟当时表示,“我们相信,移动电竞产业必将成为忠县乃至三峡库区又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为了支持这个计划,忠县对外称,在未来3~5年将吸引50亿元资金来打造以电竞场馆、电竞学院、电竞孵化园为核心的电竞小镇。而在2016年,忠县的GDP规模仅为240亿元。

  看好电竞的不只忠县,国内很快掀起电竞小镇的热潮。同年4月,江苏省太仓市宣布成立天镜湖电子竞技特色小镇,计划5年投入25亿元。5月,安徽省芜湖市宣布与腾讯深度合作,共同打造腾讯电竞小镇。6月,杭州电竞数娱小镇正式落地杭州下城石桥街道。随后,河南孟州、辽宁葫芦岛、湖南宁乡等也相继表达建设电竞小镇的意愿,欲借此机会进行产业升级。

  忠县是这些电竞小镇中率先行动的一个。2017年5月,三峡港湾电竞馆开工建设。何尔鸿介绍,忠县国有平台公司通达公司投资了十多亿元,1000多人不分昼夜赶工,在7个多月内完成了主体场馆,总建筑面积11万平方米,可容纳6000人。为缩短工期,场馆没有用混凝土结构,而是采用全钢结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