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会战:人类抗击疫病的一场史无前例超级行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2-13 23:00 查看数: 次浏览

  在武汉医疗界陷入“兵荒马乱”的时候,全国各地的医疗队一批又一批地向湖北集结。一段视频在网上流传,山东齐鲁医院和四川华西医院的医疗队在武汉天河机场偶遇,双方隔着过道互相加油鼓劲儿。这两家医院素有盛名,曾在抗战时期联合办学、办医。

  武汉的这场“战事”将更远的地方都裹挟进来,越来越多的医护人员投身到抗疫的洪流中,中国医疗界似乎没有谁可以完全置身事外。宣誓、送别、出征,几天的时间,这样的场面几乎出现在中国所有大型医院的门前。

  当方舱医院正在紧张搭建的时候,已经到达武汉的外地医护人员并没有闲着。6日凌晨,来自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医疗队的王一珊到达武汉,在酒店里接受培训。为了减少接触,降低感染风险,医护人员都需要理发,男同志借来推子,自己剃了光头,女同志理了“毛寸”。有的女同事即将结婚,哭着将留了很久的长发剪断。

  防护设备的穿脱流程复杂而严谨,而且不断在更改,医护人员需要强化训练,不能有任何岔子。接触确诊患者,需要三级防护。对于王一珊和谢蓉这样非感染科出身的医护人员来说,这是她们第一次穿防护服。

  值班期间,医护人员不能上厕所,否则整套防护设备都失去作用。“三十多年了,我又穿上了纸尿裤。”一位在武展方舱内值班的医生调侃自己说。方舱里的医护人员基本都会在防护服里穿一件成人纸尿裤,一名护士在值班期间实在憋不住,“解决问题”后,只能站着,不敢再坐下。

  “医生在里面值班压力非常大,每班6小时,用我们外科医生话说,比站10个小时手术都累。”海南队副领队陈潇男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再加上穿脱防护服需要排队,前后长达9个小时,基本不吃不喝。

  陈潇男每次在酒店看到刚轮岗回来的医护人员,一个个都耷拉个脑袋,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体力消耗太大,有的护士出来时,吃了两份盒饭。2月8日元宵节当天,正好也是陈潇男队友的生日,下午5点照例进行的防护培训结束后,大家分好蛋糕和元宵,各自带回房间食用,避免出现感染。

  医护人员已经整装待命,周边的各个街道则开始统筹协调,将轻症患者从隔离酒店转运到方舱医院。“应收尽收”,这是他们接到的任务。放鹰台社区有4名患者被转移到了武昌方舱医院,副书记余娟后来得知,原计划是转移到另外的隔离点,半夜两三点钟才送到了方舱医院。

  街道除了负责转运患者,还要落实“全民测体温”。6日上午,武汉市疫情全面排查动员部署会召开,要求“举全市之力”,入户上门排查“四类人员”,争取“不落一户,不漏一人”。这项命令由武汉市下达到各个街道,并传递到基层社区。

 6/9   6 

分享到: